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南京新闻门户网 刘 欣2020-07-28 11:39:42
浏览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时光网特稿 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二天,电影学堂大师班以现场连线的形式,请来了身在纽约的美国著名编剧、制片人、焦点影业前CEO詹姆士·沙姆斯。


  1959年出生于底特律的沙姆斯,在加州洛杉矶长大,在中国影迷心中,他更多因是李安导演的长期合作者,而被人所熟知。沙姆斯同时还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系的教授,曾在伯克利大学获得英文博士学位。


  1991年,在美国纽约,两个志同道合的年轻电影人——詹姆士·沙姆斯和泰德·霍普,组建了一个很小的电影公司。为了讨个好彩头,他们为公司取名“好机器”。一天,一位纽约大学电影专业的毕业生打电话给他们,说自己有两个剧本刚参加比赛拿了奖,有一点点奖金,听说“好机器”能花很少的钱拍电影,所以想来聊聊看。这一聊,就促成了他们将近三十年、佳作频出的伟大合作。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上影节大师班现场连线


  1992年,“好机器”推出第一部剧情长片《推手》,而那位腼腆的华裔青年,正是后来名震国际影坛的李安。詹姆士·沙姆斯以制作人、编剧等身份,参与编剧并制作了包括《推手》《喜宴》《饮食男女》《冰风暴》《卧虎藏龙》《绿巨人浩克》《色,戒》等多部李安作品,其中沙姆斯独立编剧的《冰风暴》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


  沙姆斯的其他制片作品还包括《断背山》《迷失东京》《钢琴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米尔克》等。2014年,沙姆斯担任第64届柏林电影节评审团主席,那一届,刁亦男执导的中国电影《白日焰火》擒获金熊奖。他与中国电影最近一次的交集,是为导演乌尔善即将面世的神话史诗电影《封神三部曲》担任剧本顾问。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制片人最重要的能力是“知人善任”


  好的制片人对一部电影的重要性毋庸讳言,那么作为金牌制片人,詹姆士·沙姆斯本人是如何看待这一职务的呢?他笑言,他以为的制片人就是不需要有任何的精通,但每样事情都得懂一点,最重要的就是知人善任。“我刚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有那么一个星期,我同时要为两个剧组服务。


  第一个剧组的制片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能跟剧组各种工种的人打交道,都能讲得来。而另一个是电视剧剧组,我觉得那个制片人就像一个傻瓜,站在那什么都不干,只会评头论足。然而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被我认为是傻瓜的制片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因为他招来了懂行的人,所以他不用对各个工种的人进行指挥,告诉他们具体怎么做。”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断背山》期间


  沙姆斯认为,“制片人其实对拍电影、写电影剧本,甚至为剧组成员成功烹饪都一无所知,如果有任何制片人假装对这些都懂,那他一定是一个很烂的制片人。一个好的制片人一定知道,某些人在某些方面比自己知道的多,然后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但是制片人一方面,又要对每一样事情都稍微懂那么一点。”


表达独立观点比同理心更重要


  就像当年慧眼识李安一样,詹姆士·沙姆斯说,直到现在,作为制片人,他最关注的依然是找到那些有真正的原创理念想要表达的人。“我刚起步的时候,并不是去猜测其他人想要什么,而是找到那些有真正的原创理念想要表达的人,帮助他们来表达,然后就会找到愿意倾听的观众,直至今日我还是喜欢这么做。”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有一个男朋友或女朋友,每天早上一醒来就开始猜你想要什么,到哪里去,要给你买什么样的衣服。理论上来说这似乎是一个理想的伴侣,但如果你和这个人住在一起两三天,你可能就会感觉烦躁无比。所以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在电影剧组里做同事,你宁可找那些有独立观点、能够跟你讨论的人。同理心当然很重要,愿意理解你的感受当然很重要,但是能够表达独立的观点更重要。”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绿巨人》


  在工作过程中,导演要花钱,制片人要管钱,如果导演太“独立”太“个性”了,会不会对制片人造成压力?导演和制片人有“和谐共处”的可能吗?詹姆士·沙姆斯说,他认为制片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导演实现他的构思所需要的一切东西都准备好,当然条件是要在预算范围内。


  “各位如果有制片经验就会知道,不管这个预算有多大,到最后都是不够用的。然而作为制片人,你也不能一直跟导演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而是要学会创造性地给导演一些选择。一个经常跟导演说不不不的制片人,很快就会产生疲劳干不下去。每个导演每部电影的需求不同,比如说我和李安导演合作过十部电影,他前期的需求和后期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学习,继续满足导演的需求。”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在“制片人”与“编剧”的工种间切换


  沙姆斯身为编剧兼制片人,他与在座媒体分享说,写作和制片是非常不一样的工作,“在做制片人的时候,你的工作就是救火队员,而做编剧的时候,你就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直到有人威胁说要起诉你了,因为你答应别人的还没有交稿。”


  然而沙姆斯也认为,这两份工作又有相似的地方,不能把它们截然对立起来,“你在创作剧本时,其实就是创造出了120页的文字,然后要去求爷爷告奶奶找投资。所以剧本创作是一种非常工具性的写作,跟创作诗歌不一样,创作诗歌写好了就完事了,这个艺术品就形成了。但是你写完剧本之后,可能要动员几千个人为这个剧本服务,为它干活,筹集到资金才能够拍成电影,才能够有艺术品的存在。


李安老搭档沙姆斯出席上影节大师班


《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