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会海减了没,容错机制容多少?暗访基层减负

南京新闻门户网 刘 欣2020-12-04 10:19:37
浏览

  文山会海“减”了没,容错机制“容”多少

  听河南一线干部聊基层减负:初有成效与难点痛点并存

  近期,记者分两路跟随河南省委督查室暗访基层减负工作,一路上,听基层干部谈实情、吐真言,有肯定、有吐槽、有期盼,记者原汁原味节选代表性言论,聚焦获得感和痛点、难点、堵点,辅以对上级机关、督查干部等的采访,点面结合,上下印证,力争呈现当前基层减负工作真实面貌。

  开会少了,干工作时间多了;检查督导少了,并且不是光问责,也能帮基层解决一些问题了。这是基层干部谈得最多、感受较为明显的减负成效,听听他们怎么说?  

  “我当科级干部七八年了,这两年感觉会议确实比以前减少了,原来一天上午下午都是在开会,不是区里,就是市里,从去年开始,明显会议大量减少。会议减少了,可以腾出时间到基层,我管着征地拆迁,去年建一个小学,搞征地拆迁,60个小厂房,挨家挨户走访,半个月时间就拆完了,现在学校已经建起来了。如果是以前,天天开会,哪有时间到现场做这个工作。”

  “过去,不管是干部也好,群众也好,存在误区,认为你不开个会,这事就不重视,可以先放一放。现在干部们都知道,包括村支书也知道,事的重要性不是以会议文件多少来定的。基层减负,不叫你开会,你还得把事干好、干成功,让老百姓满意,你要把心思放到干工作上,不是放在开会发文上。”

  “现在通知乡镇、街道领导开会,必须得区委书记、区长同意。假如说组织部长开会,说党建,想让乡镇、街道办书记参加,得给书记说,书记同意了,才能通知,叫镇长、街道办主任参加会,必须得区长同意才行。开常委会,让他们列席,也得先让书记看一下,需要换成副职的,就换成副职。”

  “以前组织会开完,开统战会,统战会开完,开宣传会,现在一个会就都解决了,组织、宣传、统战带党委办,都放到一个会上安排部署。”

  “上面的各种督导检查确实少了,定期和定向的检查还是有的,比如前段时间疫情防控检查,是必要的。检查当中,评比排名的活动少了,大部分检查能够替基层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像以前,下来检查就是几个单位评比排名。”

  “过去组织部考核、纪委考核,经济指标也考核,确实让基层应接不暇。现在把十几个多头考核变成一个考核,半天时间,全部考核完。过去是口头反馈,现在是书面反馈,反馈完之后,有个回头看,半年时间,给基层整改时间,存在的问题,指出来一目了然。”

  “原来在办事处,市领导来督查拆迁。他问,市里定的5月30日,你为啥没拆出来?我说,区里给我定的是6月30号,那你说我听区政府的,还是市政府的?他说你不用给我解释,按你区里说的6月30号拆完,拆不完我追你责!我说,我给你解释解释,为啥没拆完。人家不听解释,录着像,直接就走了。咦!气得我没法了!现在转变过来了,会问你到底啥原因,是工作不主动不作为,还是有其他特殊因素?是你自己的原因,还是部门联动配合上的原因?他给你找原因,帮你解决问题。”

  “督查也是个协调机构,好多东西,坐到一块摊开,大家按照各自分工干去就行,不扯皮。过去见面,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也不开腔,我也不开腔,这事就拖在那。现在督查局一喊,心平气和说事,哪是堵点?哪是痛点?这件事咋办?责任一分工明确,干活就行了。”

  “过去乡镇局委不愿意和督查部门打交道,觉得本来没啥事,跟督查部门一打交道,这事就成了事了。现在他有啥问题,主动找督查部门去,一汇报协调沟通,这事就不成事了。”

  从只挑毛病、发号施令向既发现问题又帮助解决问题转变

  督查干部说:

  在数量上做减法,确实立竿见影。2019年,河南省级发文、开会数量和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分别比2018年减少32.4%、35.6%、84.4%,省辖市发文、开会数量和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分别比2018年减少42.9%、40.1%和85.6%,实现了文件、会议压减30%,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压减50%以上的预定目标。今年前三季度,省级发文、开会、督查考核事项分别控制在年度计划的65.5%、57.6%和50%,可以实现比2019年只减不增的目标。

  但一方面,治标还要治本。河南省委立足解决思想根源问题,大力倡导“五比五不比”工作导向,比谁对中央精神和上级部署吃得更透、把得更准,不比谁会开得最快、材料报得最早;比谁的实际增长点多,不比谁的表面“亮点”多;比谁的工作载体实、方法新,不比谁的口号响、调门高;比领导班子的整体合力,不只比领导干部的个人能力;比攻坚克难的战斗力、解决矛盾的执行力,不比轰轰烈烈的大场面,引导各级党员干部牢固树立干实事的正确政绩观,以领导方式、思维方式、工作方式的转变推动中央精神的落实。

  另一方面,既重减数量又重提质量。一些地方文件、会议和督查检查考核的数量减少了,基层干部的获得感却还不够强,就是因为文件、会议、督查考核质量不高,接下来,还需要进一步明确精文减会的标准和尺度,严防文山会海“回潮”,改进督查检查考核方式方法,着力从重过程向重结果转变,从以明查为主向明查暗访相结合转变,从只挑毛病、发号施令向既发现问题又帮助解决问题转变。

  属地管理责大权小,问责追责不问原因,年轻人才引进难、留下难,过度留痕、多头要材料尚未杜绝,一些地方虽然基层一把手参会有所减少,但其他工作人员被动陪会现象依然存在等,是基层干部反映较多的减负难点、痛点,听听他们怎么说?

  “上级职能部门责任下放多,权力卡得死,涉及自身利益的事不愿放权。比如办事处的行政执法队现在就是空壳部队,在市场监管、环境保护等领域不具有执法权限,现在队里只有3个人,市里也没有下派专业人员。没有具体人员,经费也不到位,责任放下来我们接不住。”

  “如果没有诫勉约谈,就不叫乡镇。此前环境污染整治标准突然提高,但是没有给乡镇适应的时间,过去乡镇积累的问题很多,必然导致一部分乡镇干部被问责。乡镇干部不担当,还能让谁担当?责任到我们这就没法往下推了。”

  “我们镇上有县里的产业集聚区,原本产业集聚区是一个内循环,各项事务不归乡镇管理。现在机构改革后,把最棘手的信访和安全生产责任划到了乡镇。之前我们和产业集聚区从没有接触过,导致现在连一些企业的大门都进不去。基层干部权力无限小,责任无限大,现在县里很多职能部门权力还没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