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内蒙古:民族团结心聚力绿色长城筑北疆

南京新闻门户网 刘 欣2019-08-02 01:01:02
浏览

呼麦起,野草生香沁心脾。微风吹,碧草摆动弄新潮。七月的内蒙古大草原,美不胜收。

内蒙古的美,寄托着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期待。今年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构筑我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把祖国北疆这道风景线建设得更加亮丽,必须以更大的决心、付出更为艰巨的努力。”

3月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内蒙古自治区代表团开放日上,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李纪恒做出了这样一份庄严承诺:“我们一定守护好祖国北疆这道亮丽的风景线,切实把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和殷切希望转化为建设我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构筑祖国北疆万里绿色长城的生动实践和实际成效。”

7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赤峰市喀喇沁旗马鞍山林场,听取当地生态文明建设和马鞍山林场造林护林工作情况汇报。他指出,要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世世代代干下去,努力打造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的美丽中国。

守好这方碧绿、这片蔚蓝、这份宁静,万千内蒙古人民发扬吃苦耐劳、一往无前的蒙古马精神,做大做强草原经济,筑牢绿色生态屏障,探索出一条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

带着对这份承诺的关注和期待,参加“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网络主题采访活动的媒体记者们,深入内蒙古自治区腹地,切身感受大草原迸发出的勃勃生机,记录下这片土地上发生着的奋进故事。

做活绿色经济:生态好了 牧民富了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首古老的民歌,勾勒出壮丽富饶的草原图案,烙印在人们心间。而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赛音呼都嘎苏木巴音胡舒嘎查的百格利生态牧场里却有一番“另类”的草原景象。

这里的草很绿、很密。牧场里没有草原“标配”的牛羊成群、骏马奔驰,取而代之的是闲庭信步的柴鸡。它们时不时还会表演绝技,扑扇着翅膀飞跃草丛。

“我们给它们取名叫做‘草原飞鸡’,”百格利生态牧场负责人呼和图嘎一登场就有些与众不同。他说,自己是个“非主流”的牧民,不养牛羊改养鸡,还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博士们一起与鸡为友,研究它们的习性、生活规律,甚至还给它们建起了“别墅”。他还说,养鸡费心还挣不了多少钱,但是能保证脚下的这片草原不再变回原先的“沙漠”,这才是他最大的心愿。

曾经的呼和图嘎也是一名传统牧民,骑马赶牛羊。但由于缺乏科学放牧,草场压力不堪重负,连年退化。潜在着的固定和半固定沙地犹如猛兽张开血盆大口朝向草原,加之世纪之交连续三年的特大综合性自然灾害,正蓝旗的草原荒了,牛羊瘦了,牧民们的日子越过越差。

下狠心,改善生态!是草原的儿子就要减轻他的痛苦。面对生态环境倒退暴露出的人、畜和草之间的矛盾,呼和图嘎首先压缩了自家养畜规模。要知道,牧民的富裕程度是和自家牲畜的数量有关,这也是一家人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呼和图嘎放下了游牧民族的尊严,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好养育自己的草原。

搞旅游。但草原变成了荒漠,谁愿意来这里看沙呢?一来二去,呼和图嘎迷茫了。他甚至要逃离这里,去大城市里打工。直到2007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在深度沙化的巴音胡硕嘎查成立了沙地生态研究站,专家们提出了牧民养鸡改善和恢复生态环境的建议,让他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我苦苦找寻的既能替代牧牛羊,实现发家致富的好产业;又能改善草场生态环境的好办法吗?”呼和图嘎看到了希望。

但要迈出第一步,需要的勇气可不小。“祖祖辈辈都是养牛养羊,养鸡还叫牧民吗?”准备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呼和图嘎在同学聚会上遭到了质疑,甚至有同学开玩笑地说他从一个骑马赶牛羊的蒙古汉子,摇身变成了骑着三轮拉着鸡的“另类”。

除了牧民传统观念的压力外,草原牧鸡还是一项技术活。鸡生病了怎么办?会不会传染给其它牲畜?恶劣天气来袭,怎么保护它们?呼和图嘎甚至没有想到,连建个鸡舍都如此繁琐。“起步阶段,我们在草场上养了3000只鸡,但后来发现这并没有减轻草场压力,反而加快了草场的退化。”呼和图嘎回忆道,尴尬的结果更让他和草原牧鸡成为其他牧民的笑柄。

呼和图嘎和中科院的专家们没有灰心,他们一边观察研究,一边摸索改进方式。分片建鸡舍,控制密度。鸡的数量从一个草场3000只,变成一个鸡舍100只,80只,再到现在的20只,看似简单的减法却用了十来年的时间。“每一个鸡舍可容纳鸡的数量,还有分布面积都是最大程度放养柴鸡和维持草场质量间的最佳平衡。”

功夫不负有心人。呼和图嘎和专家们的努力令草场焕发了生机,曾经裸露的沙丘上长出了绿草,草地上的草籽和昆虫给鸡提供了天然“美味”,大量的鸡粪又为草地补充了有机营养。草原实现了生态良性循环,干涸多年的水泡子也泛起了波光,野生动物们开始移居至此。

草原活了!呼和图嘎借机修起了蒙古包,搞起了民宿,并取名为百格利生态牧场,译为“自然”。一座座纯木打底的黄灰色毡包,配以向南迎广的落地窗,与绿油油的草场浑然天成……这样的美景,令来过的游客都说好。“我这儿的游客好多都是回头客,每次来必点清炖草原飞鸡。”呼和图嘎说,很多游客都留恋“草原飞鸡”的味道,一个北京游客回去后马上就建了个微信群,让他定期把“草原飞鸡”发到北京。没多久“草原飞鸡”就被消费者认可,呼和图嘎手机里的微信订购群一下子发展到八个,客户也有了3000多个了,里面还包括农贸市场这样的大户,“去年一年,我光在北京就卖出了8000多只鸡,赚了近30万元。”

十余载寒暑,呼和图嘎的牧场从黄沙漫漫的荒地,变成了“沃野千里绿,青山万木春”的宝地。“草原飞鸡”也从呼和图嘎的“取款机”变成了草原生态恢复的“领航机”。在正蓝旗政府推动下,草原牧鸡成为当地促进农牧业产业结构升级的一项重要举措。“牧民养鸡,政府补贴鸡舍的70%,鸡苗16元,鸡饲料免费提供。出栏时,合作社再以75元的价格回收,每只鸡牧民能有20到25块钱的利润……”政府下力气,看到了草原牧鸡带来的生态保护、经济效益双丰收的牧民们也开始转变观点、放下偏见。“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当兵复原回来的小姑娘,说从网上看到我的报道后也要推广草原牧鸡。她说这样可以保护好自家草场质量。她当时就买了2000只鸡,”呼和图嘎骄傲的说道。

或许,“草原飞鸡”还无力撬动生态环境治理的大杠杆。但它与草原发生的微小的催化作用,却让“靠草吃草”的牧民意识到,自然资源不是取不完的,保护好脚下这片“绿水青山”,待其天蓝、地绿、山青、水秀之时,也必将会为世世代代创造用不尽的“金山银山”。